naruto6471

【杜川】去你大爷的(中)

非食用鱼子:

去你大爷的 (中)


和老婆 @二西西 的联文


老婆的前文(一) (二) (三) (四)


去你大爷的(上)戳这儿


今儿范老板没出场


全程范副官回忆中上线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趴在地上道歉!


这是中!但是有可能还有中二【。故事的长度超出了我们最初的预期!!!


中二还是下可能……还要拖_(:з」∠)_对不起三次元有点忙


爱你们❤


————————————————————————————————


  杜见峰这个人,活到现在不能说一帆风顺但也不算倒霉。不过还是有些不顺心的事情总是发生,次数多了就让人觉得有那么点邪性。比如讨老婆这事。当年张大帅曾经想过把自己娇滴滴的小老婆托付给他,还拍了小副官跟着送上了门。他觉得朋友妻不可欺,接手过来扭头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了。但是后来吧,自己不知道怎么着就跟老张那个一起送来的小副官好上了。


 


  杜旅长其人,嘴上总说些逛窑子玩女人的话,其实特别传统。比方说,不是心上人的话怎么能随便做那种事?


  小副官他是真喜欢,看到的第一眼就拔不出来了。所谓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以身相许也不过如此。他还就真的动了对范副官以身相许的心思。那小家伙的眼睛明明清澈透亮,在杜见峰看来却觉得是泥潭深渊,可他也乐的往下跳。就算是两人分开了那么多年的现在想起来,依然有种谜一样的自信充斥着杜旅长,不,杜连长的脑海里。天地良心,他不信那小子对他没点真情实感。


 


  时至今日杜见峰还记得,他们闲来无事就喜欢在平原上策马狂奔。小副官意外的擅长骑射,生的细细长长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提枪上马却是另一幅风景,浑身上下英气逼人,顶天立地,在有情人眼里简直闪着圣光。那日两人策马扬鞭,红尘做伴潇潇洒洒到傍晚,回到驻地忍不住对饮了几杯。杜见峰其实酒量不错,他却留了个心思没对范川说,两人你来我往的都想把对方往死里灌,不能说各自心怀鬼胎,范川大约只是想灌醉了杜见峰等着看笑话。可杜见峰的目的就不这么单纯了,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把酒言欢人生几何,酒后乱……


  杜见峰把人挤在墙角里的时候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喝没喝大,不过范川肯定是喝大了。他可怜巴巴的被挤在墙壁和杜见峰之间,胸口紧贴着杜见峰穿着笔挺军装的上半身,脑袋无力的往人肩头上一下下的戳着,突然又抬头冲着这个正心怀不轨的男人傻乐。


“哥……嗝……”


一个带着酒气的嗝顺出来的温热呼吸直接附着到杜见峰的脸上,激的他浑身一颤。


“嗝嗯,哥啊……”


范川有点大舌头的含糊着喊了一声。


“干什么。”


  毕竟是深秋了,入夜冷得很,范川背后是冰冷的墙壁,胸前是散发着人体适宜温度的杜见峰,这种时候换了是你,你选向前还是向后?范副官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唯一还知道的就是眼前的人是杜见峰,那个陪着他的杜见峰。天堂有路,当然是走天堂。范川挺直了身体直接砸进杜见峰的怀里,怎么说也是个一百十好几的大小伙子呢!砸的杜见峰差点后退一步,小副官的气息直接有一茬没一茬的擦着他的脖子,


“啧,妈的……”杜见峰看了想打人。


“臭小子,别乱动,再乱动信不信我……”


“哥啊!哥!”


喝醉酒的人嗓门就是大,范川突然复活般的大喊了一声。


“到底干什么。”


“你的头……是不是更大了。”


  怎么对付一个喝醉的人?杜见峰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完整。他堂堂杜旅长,走南闯北,军阀也好,国军也罢。打过自己人,打过日本人。什么阵仗没见过?什么事情没做过?


  嗯,喝醉的人没伺候过。


  杜见峰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要召唤毛利民,自己没喝高过,就算有人喝高了那也是毛利民来搭把手帮帮忙,哪用得着他自己。


“哥啊,听我一句劝。少生气,少骂人,你的脑袋说不定是气大的。盒盒盒,嗝……”


得,合着自己的脑袋还是充气的,气多了就变大。


  这边范川依然不知死活,蹭着杜旅长的脖子歪着头靠在他肩上笑的更高兴了。杜见峰实在是没脾气,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为爱迈出坚实的第一步,对象喝多了开始耍酒疯。杜见峰盯着范川因为醉酒微微眯起来的眼睛皱着眉,思考自己何去何从。继续,乘人之危,明天万一被骂小人,他肯定哭都没地方去。不继续,良心不会痛吗?


“哥,你皱着眉头干什么?不好看。显脸大。”


说着这种怎么听都不算好话的胡言乱语,范川抬手轻轻地抚上了杜见峰的眉心,一点点的揉着,仿佛要把那两条沟壑揉成一马平川。


  这可正是杜见峰心中波涛汹涌之时,范川一石激起千层浪,真的是推波助澜的一把好手。杜见峰已经不想思考良心的问题了,英雄不问出处,枭雄不要良心。突然兴奋的杜见峰猛地推开范川抵在墙上,左手托着他的后脑勺防止他和墙过分亲密接触,右手把着他一天吃五顿饭,炊事班都来提意见说伙食消耗太快也不见长肉的腰,狠狠地咬上那个刚刚想说话所以微张着的嘴。


  这是报复,这绝对是报复。范川好像比刚才稍微清醒了一点,但是依然浑浑噩噩,刚才杜见峰啃了他一口?怎么能咬人呢?肯定是报复刚才说他头大。


  范川的脑内场景杜见峰无缘观摩,他感受到面前的人依然不老实,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当然不能给他这个机会,杜见峰趁着范川刚想发表反对意见的时候叼住了他的上唇又吸又舔,接着又去照顾下面那片,也不再考虑君子有所不为之类乱七八糟的道貌岸然了,撬开牙关长驱直入跟心上人交换起了唾液。撬不合适,毕竟范副官刚巧张了嘴想要说话,中山先生倡导三民主义第一条就是民主,杜见峰竟然不让他发出来自人民的声音,简直是法西斯。


  杜见峰不知道范川在心里骂他法西斯,他一边对着范川的嘴又亲又咬,一边左手撩开他的衬衫一路胡乱的摸着。杜见峰是没吃过猪肉,可他见过猪跑,无师自通还是相当的有天赋,范川实在是年纪小,连猪都没见过,年轻,精力旺盛加之酒精使人忘我,几下撩拨就软手软脚靠着杜见峰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在这儿,去里屋床上。自己挑。”


这句话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压抑感十足,乍一听带着一股浓浓的雄性气息。杜见峰对自己的表现颇为满意,甩了下头略微清醒下还在心里表扬了自己。


“里屋……”


范川其实不太确定杜见峰想干什么,但是他站不住了,这诺大的前厅除了看着就硬的硌屁股的桌椅板凳,连个垫子都没有,那里屋不还有一张床吗。


  杜见峰把范川一条胳膊搭在了自己脖子上,另一只手架着他另一侧的腋下,连抱带拖的扯进了自己的内室。登堂没问题,现在还入室了,杜旅长心里美滋滋,良心自然不痛。他把范川抬上床就开始跟自己还没来得及解开的武装带奋战,武装带就是这样,穿起来衬得军装笔挺,英姿飒爽,脱起来就没有这么潇洒了。好不容易解开扔地上突然听见了小小的呼噜声。


这……可真叫人头大。


“大爷的不是吧?”


杜见峰还低着头,他不太想抬,屋里就他俩,自己还站着,神清气爽,呼噜声总不能是自己发出来的。除非屋里有鬼,不然除了范川还能是谁。


  他觉得自己抬不起头了,居然刚刚还问这小子选地方,就应该直接就地正法。他垂头丧气的把范川推进了床的里侧,感觉自己冷静多了,成熟多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处男的帽子不是一天摘掉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心里碎碎念着的杜旅长轻轻躺在了床的外侧,顿了几秒还是翻过身去把小副官紧紧扣在了怀里,谁说喜欢的人就一定得做那事儿,这不还没拜堂成亲吗!


 


“旅座?旅座?”


“他妈的毛利民!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老子现在是什么?”


“连……连长……武工队的同志来了。”


毛利民也不问杜见峰刚才进镇子还好好的,驻扎下来突然哪来这么大火气,引荐了武工队来的人就自觉站到了一边。


“杜连长,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是武工队的杏儿。”


“杜见峰。”


  杜见峰跟眼前看起来也就十几岁的小姑娘握了握手,被对方两手紧握上下用力晃动,一副革命战友惺惺相惜的感人场面。上次有人跟自己这么紧紧握着手还是他把那人弄丢了之前。


刚才自己想到哪了来着?


 


“……我们这也没什么好东西,就我娘烙的煎饼和范老板面馆的面好吃,你们一定要尝尝看。”


哦,自己命中有个范副官,这里面馆有个范老板,有缘。


 


  杜见峰根本没听进去小姑娘到底在讲什么,他沉在自己的回忆里居然有点不能自已。那是他跟范川第一次饱含其他意味的肢体接触,其实后来他们俩也没少亲亲我我,但是第一次就是印象深刻。毕竟第二天清晨他真的被人迎面一拳差点捶的不省人事,“乘人之危,小人,你要脸吗?”


  不要啊,人不要脸才能天下无敌啊。舍不得面子怎么套得着媳妇儿。


 


“煎饼太麻烦你娘了,既然是面馆,我们就去花钱吃面。”


杜见峰这么讲着,嘴巴抿成一个一字,露出了自己最满意的首长式微笑。一旁的毛利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TBC


范老板炸鬼子炸到鬼子老家来了,鬼子还乐呵呵的买前售票准备去看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非常期待日本版的铁道飞虎到底整成啥样了。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