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4(谭赵女孩爱凌赵喜贺周慕洪季恋杜方偷偷支持庄赵)

【楼诚】驯鹿先生

发条包:

现代设定,PWP

广告:《六等星之夜》预售


25日下午开始落雪,到了下班时间,枝丫光秃的行道树已经积起薄雪,低处的柱形地灯也戴了雪帽子,淡淡映出柔软的暖黄光晕。

真像阿诚烤的杯子蛋糕,涂了厚厚霜糖的那种。

明楼这样想着,便隔着皮手套捏了捏方向盘。融雪让路况一塌糊涂,红色刹车灯从贴着他的前车亮起来,一路亮到了百米外的立交桥上去,起伏鸣笛在雪幕中交织成一张胶着的网。

脱下手套划亮手机屏幕。几条推广讯息,几条出入账提醒,微信里有人提醒他雪天行车注意安全,跟着的那条图片消息还未来得及查看,明楼就被后车突兀一声鸣笛惊得收了手机,跟着终于启动的前车蜗牛似的向前蹭了两米。

望着眼前不见尽头的车龙,明楼攒了攒眉心,找准机会横插进右侧变道的车流中,在U弯处挑头,把车子泊在了TESCO的地下车场里。

推掉一个会议两个饭局,余出来的时间可不是为了傻堵在路上。

从超市后门出来,雪势稍收,无风的雪夜并不寒冷,且安静得讨喜。明楼翻起衬衫衣领,解下领带揉作一团塞进口袋搓搓手,向有人等候着他的方向跑去。

扣响房门时明楼已经湿透了,像一只没被热透的餐包,内里是热的渗着汗水,外套则蒙上一层雪融后又凝固的冰壳,眉峰和睫毛上也落了未化的雪,被修饰成绒绒的白色。阿诚闻声来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头顶冒着白气的,像极了某种极地生物的大哥。

“堵得不行,我把车子扔下了,一路跑着回来的。”明楼嘴唇冻得麻木,打了个寒噤才开口,“结果把提包忘在车里,钥匙和给你的礼物都忘了拿回来。”

镜片遇热蒙了水雾,明楼在模糊的景象中跨进家门,听见门锁在身后落下,然后脸颊被一双手捧住,僵硬肌群被掌心高温缓慢回暖着,谁的指尖抵上镜片,一左一右画下两颗桃心,有铃铛声在房内清脆地响起来,和着音色熟悉的低声耳语:“大哥回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

明楼摘下失去作用的眼镜,眼前人绯红面颊被壁炉中跳动的火光点亮了。阿诚身上只着衬衫底裤,且衬衫扣得松垮,领口敞着露出胸口大片皮肤,削挺脖颈上系一只红色皮质项圈,中央栓了只金属铃铛,随着他动作发出清脆声响,头上还戴着只鹿角装饰,暗红绒布被修剪出两截圆钝枝丫。

明楼额角跳了跳,身体超速升温,冻透的手指脚趾发出微弱刺痛,却不动神色脱掉外套交到阿诚手里,嘴角带笑问道:“竟然有驯鹿跑到我家里来,看来有调皮的孩子今晚要收不到礼物了。”说罢便没给阿诚反应时间的把人打横抱在怀里,用凝着寒气的鼻尖去贴他高温的脸蛋。

客厅内并未开吊灯,只有炉火和圣诞树上的小彩灯慷慨照亮他们。明楼把雪夜中闯入家里的小鹿安置在壁炉前的长绒地毯上,阿诚却不依不饶搂着他脖颈,扬起头讨要一个风雪中的吻。

明楼便给他一个吻。阿诚舌尖有苹果酒的甜香,腻人地刷过明楼口腔每处皮肤。明楼身体都被这酒香加热,边吮着那条滋味甘美的舌头,边去剥阿诚仅供蔽体的一件衬衫。


车门


【END】

评论

热度(228)

  1. N64(谭赵女孩爱凌赵喜贺周慕洪季恋杜方偷偷支持庄赵)发条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