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4(谭赵女孩爱凌赵喜贺周慕洪季恋杜方偷偷支持庄赵)

【凌李】思念是一种病(一发完)

某睿: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高温


预警:车沒开灯


 





 


李熏然感冒了。


 


一早起来他便觉得身体不大对劲,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凌远找出体温计替他量了温度,不由分说地替李熏然向队里请了假。


 


「昨晚是不是踢棉被了?」他质问道。


 


李熏然瘪瘪嘴道,「你都抱着我睡,我没踢到你就不错了。」


 


「所以到底踢没踢?」


 


「......踢了。」李熏然只好坦白,他靠在凌远的肩膀上吸鼻子,「老凌、我难受。」


 


凌远叹了口气,原本想要责备的话一对上那人的委屈神情就全吞回了肚里,他揉揉那人刚睡醒的乱发,比平常还要热的身子显示出他的不适,生了病就连讲话的力气都少了许多,他让人躺回床上,自己去帮李熏然炖粥。


 


凌远虽然很想留下来照顾自家小孩儿,医院却在早上有例会,下午也接了几台手术,李熏然也知道他工作本来就忙,喝完了粥就催促人快出门。


 


「有事情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他伸手搂住李熏然,那人吸着鼻子嗯了一声,整个人甚是乖巧的待在自己怀里,凌远忽然觉得,生病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生了病的李熏然没了平时的活力,无精打采的样子却也挺可爱,凌远拍着他的肩轻笑一声,「这么热的天气还能感冒,你也不简单。」


 


「你是想说我是笨蛋吗?」李熏然不满地道。


 


「不,你是我的小狮子。」凌远笑了出来,又补了一句,生了病的小狮子。


 


李熏然推开他,弯着手指对他张牙舞爪,「再不去工作,小狮子就要攻击你了。」


 


「好好好。」凌远只好笑着站起身,关上房门之前还不忘来一句,「我很快就回来,不用太想我。」


 


李熏然朝他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呸呸呸,谁想你了。


 


 



 


李熏然开始后悔踢被子了。


 


不能去上班,凌远不在身边,身体又难受,真是他人生最煎熬的时候。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没睡着,药都吃了也没见身上开始出汗,李熏然甚至想着到外头晒点太阳或许汗出得更快些。


 


但是当他打开家门的时候就后悔了,迎面而来的风一点都不凉,像是沙漠里的空气般又闷又热,他立刻放弃了让身体出汗的想法,回到床上躺好。


 


他掏出手机玩游戏,在难度特别高的一关卡住了,他便开始向好友发邀请讨爱心,搜人的同时还不忘跳过凌远的名字。


 


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工作,李熏然等了好久才有一个爱心,但一通微信也同时进来,两边的寄件人都是赵启平。


 


  ──今儿没工作?


 


  ──生病了


 


  ──生病还不休息,当心凌远把你关在家里


 


  ──我现在就在家里


 


那一头没回应了,想是正在忙碌,李熏然百无聊赖的收起手机,宁静的空间只有他一个人,他在床上滚了几圈,滚到凌远的位子再滚回来,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的让他滚出睡意。


 


他想起凌远早上说的那句话,越想越觉得夏天感冒的自己真像傻子一样。


 


 


唉,赶快好起来吧。


 


还有老凌也快点回来吧。


 


 



 


李熏然做了个诡异的梦。


 


他梦到自己正在和凌远欢爱。


 


一如所有春梦会出现的儿少不宜情节,李熏然的梦境也是一样不缺。


 


梦中的凌远温柔的抱着他,亲吻他,宽厚的大手在自己赤裸的身上游走,些微擦过都能造成舒爽的感受。


 


进入身体的时候,他更是紧紧绞着和凌远相连的那处,两人的下半身都是一蹋胡涂。


 


就在他和凌远拥吻迎接巅峰的时候,凌远却从他身体退了出来。


 


梦中的凌远对他说,剩下的等你感冒好再继续。


 


然后就穿上裤子消失了。


 


「卧槽?!」


 


李熏然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


 


「......!」


 


房间还是空无一人,李熏然惊魂未定的摸着胸口──不错,总算出汗了。


 


但他随即就意识到一件更严重的事。


 


他掀开棉被,整张床被他睡得暖呼呼的,又做了如此荒唐的梦,有反应早就不只是上半身。


 


 


裤里的某个部位也湿了,在布料上撑起了它该有的形状。


 


 





玩火一定有風險





 


隔天早上,凌远起床的时候就看见怀里的李熏然正朝着自己眨眼睛,一脸幸福地道了句,「早安。」


 


低沉的声线混着刚睡醒的鼻音,性感又惹人怜爱,凌远朝他的额头吻了一下。




「早。」他轻声地道,又把人往怀里搂了些,一只手摸上那人的额头,已经退烧了。


 


「昨晚还满意么?」尽管是问句,凌远的态度却十分肯定,因为他在刚睡醒时看见的那张表情就是最好的答案。


 


李熏然点点头,低低地嗯了一声,脸上又泛起红晕,一想起昨晚的激烈和甜蜜就害羞的说不出话来,凌远并没有像梦里一样让自己失望,而自己也彻彻底底出了一身的汗,这感冒想不康复也难。


 


「老凌你都不知道,我昨天真是无聊死了.....」李熏然忍不住抱怨,一想到在凌远回来之前发生的事情,还有回来之后的事情,李熏然就觉得像是分别去了两个世界。


 


「现在你就知道身体健康有多重要了。」他敲了一下那人的额头。


 


「但同时我也知道你很重要。」


 


李熏然甜滋滋地看着自己笑了一下,凌远好气又好笑,这家伙竟然会讲甜言蜜语来讨好自己了。


 


两人交换一个吻,彼此的脸都红扑扑的。


 


是喜欢的证明呀。


 


 


「下次还敢不敢踢被子?」


 


「不踢了,只踢你。」


 


 


END.


 




以下回应开放在夏天有任何身体不适的家伙报到 我自己先卡个位←


可恶我也想要一个老凌照顾啊啊啊啊啊


李熏然:想要吗?不给你>wO


嘤QAQ

评论(1)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