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uto6471

【谭赵】偏未晚

石墩墩:

【与经过系列无关】


【时间线:赵曲因为改装事件分手之后】


【现在开始】






赵启平在安迪的聚会上见到了曲筱绡。

彼时他们已经分了手,赵启平还为此背上了四十一万的债务。不过这一点他和前女友还是有默契的,都没有向共同的朋友坦白,曲筱绡只道是妖孽终究降不了唐僧,博来安迪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今天是安迪和包亦凡交往的纪念日,何立春女士在小包总的熏陶下越来越适应人情社会的交际应酬,借聚会之名行赚钱之实。

不过CFO终究还是在赵启平面前露了马脚,当赵启平以不熟悉来宾为由拒绝出席时,安迪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力气之大令骨科医生也咋舌:“你必须过来,给我充个门面——我也好有些底气。”

赵启平内心吐槽这种场合最完美的门面难道不是魏兄吗,面上却点头应了。

然而等看到举行party的楼下停着的那辆黄色小Polo,赵启平正认真评估跑路之后安迪和他绝交的可能性,就听到背后低沉的车喇叭声。

一辆颜色低调logo却亮瞎眼的保时捷,正在后面等着钻进他旁边的车位里。

赵启平略微欠了欠身,露出个带着歉意的客套笑容来,白衬衣在夕阳的映衬下格外夺目。

随即,赵启平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进入酒店。

会场里并没有赵启平想象的灯红酒绿,而是琴声悠扬,客人们也都彬彬有礼。他不禁在心底为安迪的品味吹了个口哨,就看见二十二楼的那群小姑娘正围着女主角讨论各式各样的甜品。

赵启平还没有失去某天早上被集体围观的记忆,尽量自然地移动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从服务生手里拿了一杯苏打水,决定在安迪找到他之前坚决不出声。

谭宗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慵懒画面。

他受到安迪邀请,出于友谊理应赴宴,但同时作为求而不得的前爱慕者,他只想默默站在一边就好了。

于是他看见了同样躲着的赵启平。

谭宗明想起这是毫无眼力劲儿占着停车位的人,本来对这种行为是极其不喜的,可这位的笑容实在是耀眼,只能作罢。

嗯,耀眼的还有他劲瘦的腰和细长的腿。

被打量的人似乎有了感觉,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毫无防备的一双眼睛正对上谭宗明审视的目光。

那懵懂似乎只是一瞬,赵启平很快调整了状态,眼神里多了一丝火花。

谭宗明直乐,心想你这还跟我横上了?小猫崽你奶牙换了吗就像给我冒充大狮子了?

“你好,”谭宗明抱着十二分的好奇心坐到赵启平身边,盯着他细白的腕子,“手表不错。”

赵启平平生爱酒爱表爱英语,听到这句赞美自然有几分得意,更何况谭宗明仪表堂堂,就差把成功人士四个大字贴在脑门儿上了。

“谢谢。”

气氛顿时又有些僵硬,赵启平意识到自己把天聊死了,只好起身欲走。

“戴IWC的飞行员,说明你低调但是讲究;我注意到你的衬衣袖口上还别上了袖扣,说明你注重细节生活精致;你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裤子后面有褶皱,但是现在被抹平了,说明你深谙礼数,party的主人应该和你关系匪浅。”

谭宗明不紧不慢,拿起赵启平放在那里的半杯苏打水,一双大手覆盖了骨科医生刚刚留下的掌纹。

赵启平这才正视起眼前的男人:目光如炬,深不可测。

“你似乎很喜欢评价别人?”

“不,”谭宗明笑得嘴巴都抿成了一字,“首先,你值得我观察;其次,这不是评价,这是赞美。”

“那您或许应该对着安迪,”赵启平从谭宗明手中抽出自己用过的水杯,指尖的触碰带着冰凉的温度,“您不是属意于她吗?只可惜名花有主了,谭先生。”

谭宗明在听到赵启平不紧不慢地念出他的身份和隐秘时是有些吃惊的,本以为是一只花瓶,却没想到.......

“不用问我怎么知道的,”赵启平似乎很乐于看到这会儿有些迷糊的谭宗明,“整个会场能让小包总频频回顾的,不是爱人就是情敌。”

谭宗明有些放肆地笑了出来,赵启平也笑,顺便把苏打水一口闷了。

安迪终于注意到了角落里的喧嚣,提起裙子稳稳地走过来,谭宗明见状也从座位上起身迎接。

经过赵启平身边的时候,稍稍高一点的人压低了嗓音用气声在他耳边开口:“知道吗?那杯水我也喝过了。”

赵启平半边身子都起了鸡皮疙瘩,耳朵也像是过了电一般通红,正想着刚才这人到底什么时候和他共饮一杯水了,就看见谭宗明回过头,飞快地给了他一个wink。

简直是神经病啊!荷尔蒙不要钱吗……不过不得不承认,不同于自己毫无杀伤力的圆眼睛,谭宗明的似乎更加深邃一点......

意识到自己思绪被带跑偏的赵启平非常不满,正想着怎么躲得过安迪接下来的盘问,就听见一个熟悉的高亢嗓音传来:“哎哟,这不是赵医生吗?”

正是许久不见的曲筱绡。




赵启平顿时觉得刚刚由谭宗明带来的旖旎气氛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满心的疲惫。

“小曲,今天是我主场,你不要闹事。”

安迪上前试图阻止曲筱绡向赵启平前进的脚步,谭宗明顺势站到一边。

“安迪宝贝!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呢?安啦,我只是和前男友打个招呼而已。”曲筱绡说着,挣开了安迪的怀抱,仰头注视着赵启平铁青的脸色。

“赵医生,和我分手的日子一定过得很滋润吧?”

谭宗明冷冷地看着眼前的闹剧。他向来厌恶纠缠,当初自己向安迪求爱不成便果断退回到朋友关系,因此,这个明显在虚张声势的娇小姑娘并不能引起他的同情。反而是风暴中心的赵启平更加惹人怜爱一些。

“小曲,我们已经分手了。”赵启平微低着头,恰好能看得到曲筱绡通红的眼睛,这女孩爱得深沉,却爱得愚蠢。

曲筱绡似乎被这句话打击到溃不成军,当即蹲下身来埋头大哭,赵启平有些手足无措,还好安迪和其他的邻居们上前扶起了她。

“赵医生你太过分了!我师父对你死心塌地,还给你买那么好的衣服——”激动的邱莹莹虽然很快被樊胜美消了音,但女孩们看向他的目光毫无掩饰,并不友好。

“抱歉安迪,”赵启平尽量让自己平静,“我医院还有事,先走一步。”

安迪点点头,正要开口道别,怀中的曲筱绡又开始嘶嚎:“他说去医院都是骗人的!不要信他.....”

剩下的话赵启平没能听清,他没有回头,转身走出了会场。



初秋的晚风让赵启平的呼吸畅快了不少。他看着自己的车,想到里面那不相符的音响,只能摇头叹气,默默地发着呆。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谭宗明的声音传来,他似乎是快走甚至小跑过来的,一丝不苟的发型都有些凌乱了。

赵启平自嘲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我知道,”谭宗明和赵启平并排站着,这才注意到自己锃亮的皮鞋因为步履匆匆沾上了灰尘,“你和她的差距。”

“......确实。”

“你误会我了,我是说这里。”谭宗明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又戳了戳自己的胸口,“她华而不实。”

赵启平眯起眼睛看着这位毫无顾忌和陌生人八卦的大鳄,好奇道:“小曲也属于值得你观察的人?”

“只有你值得,”谭宗明笑得自信满满,“走吧,一起去喝一杯?”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这一脸笃定的样子莫名有些烦躁,又有些兴奋,只能点点头:“我来选地方。”



谭宗明没想到赵启平会把他带到喧嚣热闹的酒吧。他闻着各种不知名的香水味有些不自在地松了松领带,而赵启平早已不再是一幅画中人般的精致,倚靠着吧台仿佛落入凡尘的妖。

他的袖扣被摘下、衬衣西裤不再熨贴,眼睛也笼上了一层薄雾,只有手表还戴着,却彻底沦为了那双手的陪衬。

谭宗明想到那杯苏打水,手掌滚烫起来,看着那双手的主人漫不经心地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敲打着紧实的大腿。

“你经常来?”谭宗明有些好奇。

“嗯。”赵启平点点头,“脱了白大褂,谁知道我是个医生呢。”

“那某种程度上你和你的前女友也有相同之处。”

“哦?洗耳恭听。”

“你们都追求热烈,但她没有你那么完美的皮囊作掩护,只能横冲直撞。”

赵启平盒盒盒盒盒地大笑:“你眼可真毒哇。”

“过奖了。我猜你也是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一直压抑的一面,才同意交往的吧?”

“不错。”赵启平托着腮注视着谭宗明雕刻一般锋利的眉目,“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慧眼识人,哪里会有什么痴男怨女。”

“我识人,却不识你。”谭宗明忽然凑了上去,滚烫的呼吸和赵启平的混合在一起,“小赵医生,你到底想要怎样的人呢……”

两人的鼻尖几乎只有一毫米的距离,气氛骤然黏腻起来,就在谭宗明的目光向下寻找那双唇的时候,赵启平猛地推开了他,随即竟转身上了台。

乐队的成员似乎和赵启平很熟悉,他报了句歌名,轻轻跳到高脚凳上开唱。

眉目里似哭不似哭
还祈求什么说不出
陪着你轻呼着烟圈
到唇边讲不出满足.......


谭宗明看着他握着话筒的纤长手指。

茶没有喝光早变酸
从来未热恋已相恋
陪著你天天在兜圈
那缠绕怎么可算短.......


还有他露出的莹白的脚踝。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爱或情借来填一晚
终须都归还无谓多贪
犹疑在似即若离之间.......


他圆润美丽的眼睛,像鹿,又像狐。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似是浓却仍然很淡
天早灰蓝  想告别
偏未晚。


一曲终了,赵启平在掌声中轻快地走向他,眼睛闪烁着动人的光。

“谭宗明......”赵启平端起谭宗明的酒杯一饮而尽,“你说,晚不晚?”






小心翼翼上新车






第二天早上,两辆车向不同的方向驶去,赵启平看着后视镜里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的保时捷飞奔而去,心里说不上是苦涩还是喜悦。

对于谭宗明,他的确是喜欢;但谭宗明对他呢?除了床上的情话,谭宗明到底想和他发展怎样的关系呢?

整整一天都没有谭宗明的消息,赵启平暗自将二人的关系定义为一晌贪欢时,谭宗明的信息来了——怕打扰你工作,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在你们医院门口。

赵启平又一次映着夕阳的余晖和谭宗明相见,只是这次,他是发自内心地笑着的。

谭宗明也笑,看着赵启平把漫天的霞光都装进那双漂亮的眸子里,他走上去拉住赵启平的手。

“我来请求赵医生接受我的心,可以吗?”

“......嗯。”

“那太好了,”谭宗明把赵启平塞进副驾,顺便偷了个香,“那我就能说第二个请求了?”

“第二个?第二个是什么?”

谭宗明凑过去在赵启平的耳垂轻轻咬了一口——

“张、开、腿。”
















从来未热恋已相恋——选择了夕爷钦定的这句,一场happy ending的一见钟情】


天色灰蓝   想告别   偏未晚——知应告别却不愿告别,暧昧的境界啊】



评论

热度(330)